热度书院 > 玄幻小说 > 洪荒历 > 第二十四章:真实的历史
    昊走在这片极冻高原上,靠着昊天镜与扭曲状态,他勉强可以无视这高原的温度,但是他也不可能在这里待太久,时间越久,他被扭曲的状态就越深。

    (终究是要先成超凡才行,否则未来许多事情都无法做,但是在这扭曲状态下,我该如何才能够成就超凡呢?)

    昊边走边沉思着,然后一个个他从身体里走了出来,走到了他的周边,被风一吹就冻成了碎片,这些碎片接着又化为各种数据流重新回到了他身上。

    就这样昊一路走来,从身上不知道消散了多少的分身,看似他走路极慢,但其实速度快到惊人,走着走着就出现在了数千米数万米开外,而这极冻高原其实范围也是极大,几乎不亚于之前万族诸城邦的冲积平原,只是昊的行走速度实在太快,所以才可以在几十分钟内来到目的地,这极冻高原的中心处。

    这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平常,和周边一样的空无一物,除了冰雪和极冻以外,这里连一根多余的毛都没有,但是在昊的扭曲视野中,这里却有一条完全不可查探的缺口或者缝隙,有无法想象的浩瀚信息从这缺口或者缝隙中涌了出来。

    这里就是整个群山的异常点,昊在大转移后就发现了这一点,在之前他也尝试着分裂分身来查探,但是分身只要靠近这异常点,立刻就会出现不可逆转的畸变,而且每一次分身的失去都意味着他距离彻底畸变更接近了一步,所以他不得不亲自前来。

    无论如何,这里蕴藏着的浩瀚信息都不可等闲视之,信息本身就是力量的一部分,而且还是力量中占比极大的一部分,像这种蕴藏着浩瀚信息的缝隙,里面的东西昊甚至都不敢想象,要么就是超级禁地,其本质和大小都类似深渊体量那种,要么就是最顶级的先天灵宝,甚至可能还是复数的顶级先天灵宝,不然真的无法说明这种信息量级的存在。

    昊此刻就站在了这道缝隙口,他面对这浩瀚的信息量,浑身似乎都在战栗着,这并不是他的本意,而是扭曲状态所散发的本能,扭曲状态似乎本身就有生命一样,其食物就是信息,它仿佛是寄生在昊身上,靠着昊去搜寻信息来吞噬变强一样。

    但是昊却不得不追寻更多的信息量,因为越多的信息量,他才可以越多的知晓真实,同时也可以让他的扭曲状态发挥出更多的力量来,这就像是饮鸩止渴一样,不喝立刻就死,喝了好歹还有喝的这段时间可以活,真的是无法选择中的选择。

    昊沉默的看着这道缝隙良久,然后他伸手向这道缝隙处探了过去,手掌就直接穿透了这道缝隙落到了后面,就仿佛这道缝隙不存在一样……或者说,这道缝隙本就不存在,所以才需要扭曲状态才可以看到。

    “……所以,必须要变成扭曲状态才可以进去吗?”

    昊又沉默了半响,然后他整个人似乎化为了虚无,又仿佛变成了数据,接着他再次伸手向了这道缝隙,一瞬间,昊就消失在了原地。

    昊自己都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道缝隙超出了他最初的预料,这并不是区区的空间裂缝,而是涉及到了时间,空间,概念,乃至是高低维度类似的维度层面,这道缝隙的规格高得吓人,昊在这道缝隙通道里时,甚至连思维都无法产生。

    然后当昊回过神来时,他看到了让现在的他都足以产生震撼的情绪,他看到了一座高塔!

    这塔奇大无比,不知其来处,不知其终途,其下方从虚空蔓延而来,其上端延申入了虚无之中,昊甚至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塔,只能够感觉其无始无终,超越了一切,凌驾了一切,恒古之时就耸立于此,永恒而永在……

    昊凝视了这塔许久许久,然后他才看向了周围,这周围的一切都呈现出了虚无,混沌,空白之感,除了这塔以外,别的一切东西都无,而且昊这时候才发现,这并不是塔的全部,仅仅只能够算塔的某一区域的一小部分,非常非常小的一部分,而且这部分显得异常的残破残缺,到处都是空洞,到处都是缺口,随时都要崩塌了一样。

    (这……这是当时那虚空恶魔展示给我的塔吗?没错,这感觉就是如此,而且有浩瀚无穷的信息从这塔中涌出来,这比在那缝隙外还要夸张无数倍,简直就仿佛是整个多元的所有信息,从诞生之处,到终结之末的一切,所有伟大的事迹,所有英雄的传说,所有平凡人的一生,乃至是一棵小草,一滴淡水,一口空气,乃至是没一点原子,没一点基础粒子的信息,全都在这塔中,这到底是什么塔啊,莫非当真是“无限”吗?)

    昊看着这塔,他眼中既有恐惧,又有渴望,不由自主的就向这塔走去,若是这塔当真有着全多元从最初到最末的信息,那就意味着这里面真的什么都有,大领主的存在痕迹,机制与命运的存在原因,解决途径,人类为什么会倍天地厌弃的原因,人类如何崛起的办法……

    所谓全知者全能,若是这塔中真的有这全部的信息,只要找到它们,那么就意味着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它们,而这就是昊想要的,而且,而且……

    艾伊,孩子……

    若是这里真的有一切的全知,真的有一切的信息,那么一定有办法重新复活艾伊和孩子,一定有办法拯救她们!

    昊踏步就向这塔走去,他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他要进入这塔,他要获得这一切的信息,无论是大领主,人类崛起,还是艾伊和孩子,他要挽回这一切的遗憾和后悔,无论如何,无论他变成什么样都无所谓,因为,因为……他已经一无所有了啊!

    “你是那个区的!傻了吗!?”

    忽然间,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然后在昊还没回过神来前,从虚无中就有一只手伸了出来,一把将昊给抓住了,待到昊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出现在了一间破烂的书房之中,刚刚他就是从这书房破烂的窗口被拉扯了进来。

    在这书房里,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小女生,她惊惶的看着窗外,好半天后都没看到动静,她这才拍了拍胸口,然后嗔怒的对着昊说道:“你是那个区的!?难道没听到全员静默信号!?还好我反应得快,否则你已经被扭曲,黄昏,或者是别的任何东西给卷走了!”

    昊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小女生,他脑海里不停的思索这女孩刚刚所说的话语,这一句话里有着十分重要的信息,扭曲,黄昏,或者别的东西……而且那个区的,还有全员静默信号,这些信息都十分重要。

    这时,这女孩也看到了昊的模样,这还不是主要的,而是昊的面无表情,这让女孩神色一愣,然后她颤抖着声音,同时伸出五根手指道:“你你你,你看,看,看……这是几,几根手指?”

    (她很怕我?不,她是在怕我现在的状态,我现在是什么外表模样?对了,面无表情,我的感情缺乏,被抹去了很多东西,换言之……她见过类似我这样的状态的人?)

    “五根手指。”昊回答道,他知道现在女孩已经恐惧到极点,所以他不得不回答这个问题。

    女孩顿时松了口气,然后她立刻就在这破烂书房里寻找了起来,寻找了半天,她从一堆腐烂书籍下翻找出了一瓶“光”,这个瓶子只有拇指大小,里面装着“光”,不是液体,也不是气体,看到就可以很直白的明白这就是光,光被装了起来。

    “喝,快点喝下去!”女孩很严肃的将这装着光的瓶子拿给了昊,同时满脸惊惶的急声催促。

    昊也不迟疑,直接打开瓶盖就将这光喝了下去,当这光落入到昊的口中时,光所接触的位置就有了触感,有了味觉,有了疼痛,当昊喝下了整瓶的光后,他整个人就呆呆站在原地发愣,然后,大颗大颗的泪水就从他眼中滚落而出。

    艾伊笑着,她轻轻抚摸着腹部,然后画面一闪,一个看不加容貌的孩子正抱着艾伊,她怯生生的看着昊,似乎在害怕,似乎在期待,然后孩子向昊伸出手来……

    “啊……啊!”

    昊死死捂着嘴巴,但是痛哭的声音还是不停的迸发出来,直到这一刻,他才感觉到了深入骨髓的疼痛,艾伊,孩子,禁地,人类城,一切都没了啊……

    女孩也难过的看着昊,她说道:“调律者状态下,一切都会被剥夺,你还好,还没有变成无尽的扭曲者,无限的追随者,无穷的吞噬者……但是这东西治标不治本,之前还可以想办法去到尽头处,由‘光’来照射,现在却是没法了……而且,你不是我们的人吧?怎么进来的?”

    昊在数十秒后强行压下了这心中的疼痛,他低声问道:“这里是?”

    “真实的历史!”

    女孩似乎很骄傲的道:“秩序世界最大也是最后的守望者,我所属的机构!”

    “真实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