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 第九百二十三章 布偶熊
    “……我求求您了,陈大姐……”

    情绪有些奔溃,女人坐着,身子再低下来些,眼眶不禁有些发红,

    哀求着,冲着电话那头的人一声声说着,渐再止住了声,只是眼眶还红着,嘴微微张着,低着些身子。

    小女孩抱着怀里的布偶熊,再缓缓抬起头,看向了女人,

    只是抿着嘴看着,没出声说话。

    “……陈大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陈大姐……我有点……”

    再顿了顿动作,女人慌忙着抬起另只手擦了擦眼眶,对着电话那头说着话,

    “……我……没事儿,没事儿……”

    似乎电话那头的人关心了句,女人眼眶还红着,脸上再挤出些笑容,出声应着,

    “……那谢谢陈大姐,谢谢陈大姐……好……”

    女人拿着手机的手再放了下来,转过些头,

    看到了小女孩投过来的目光,女人不禁躲避了下,

    慌忙着侧过些身,再拿着两只手,来回擦了擦泛红着的眼眶,

    脸上再挤出些笑容来,才再转回了头,

    “心心,妈妈……”

    看着女孩,女人挤着些笑容,擦拭过了的眼眶还有些红,眼底带着些歉疚,

    张了张嘴,想对女孩说些什么,却似乎对上女孩望着她的目光,

    只是唤了声,却什么都没说出。

    “水饺还没吃完呢,宝贝有吃饱吗?”

    再顿了顿动作,女人低下些视线,看了看那碗只吃了一些的水饺,

    摊主给的小勺,还靠在碗边,

    “要不妈妈喂你吃吧?”

    女人挤着些笑容,对着女孩再出声说了句,再拿过那靠在碗边的勺子,

    女孩只是抱着怀里的布偶娃娃,抿着嘴,望着自己母亲。

    “对了,宝贝刚才是想跟妈妈说什么?”

    女人拿着勺子,盛了个水饺,再顿了顿动作,出声对着女孩再问了句。

    ……

    旁侧,另一张简易桌子边,

    廉歌坐着,拿着筷子,随意吃着碗里的抄手,

    听着耳边随着阵阵清风拂来的些话语声,

    再转过视线,看了眼旁边那桌旁,坐着的女人和那小女孩,

    也没出声说什么,再转过了视线,只是静静听着耳边响着的些话语声。

    肩上,立着前肢捧着那根烤肠战斗着的小白鼠,也不时转过脑袋,朝着那处张望张望。

    ……

    那张桌边,

    女人拿着勺子,盛着那水饺,手还抬着,

    脸上挤着些笑容,看着自己女儿。

    小女孩听着自己母亲的话,微微顿了顿,

    再缓缓低下了头,望向了紧抱在怀里的布偶熊,

    望着,抿了抿嘴,再抬起头,望着她母亲,

    “妈妈……”

    张了张嘴,女孩再对着自己母亲唤了声,

    看着自己女人再看向自己,女人抿着嘴,带着些温和的笑容,认真听着女孩的话,

    “妈妈,这个布偶熊会动……”

    女孩出声说着,再望着自己母亲,抿着嘴,

    “布偶熊怎么会动呢,宝贝看错了吧?”

    女人听着女孩的话,顿了顿,脸上勉强再挤出来些笑容,对着女孩出声再应了句,

    “来,宝贝,再吃个水饺吧……要是宝贝喜欢布偶熊啊,等会儿吃完了饭,我们再去买一个布偶熊,给宝贝放到床上,晚上陪宝贝睡。”

    女人再抬起了手,将水饺递到了女孩的嘴边,

    女孩听着自己母亲的话,望着自己母亲,没张嘴,

    只是再低下了头,望着怀里紧抱着的布偶熊,抿了抿嘴,

    “它就是会动,还会陪我玩。”

    女孩低着头,出声说着,将怀里的布偶熊再抱紧了些。

    “布偶熊怎么会动呢,宝贝想跟妈妈开玩笑吗?”

    女人拿着勺子盛着那个饺子,手再放下来些,脸上勉强还带着些笑容,对着女孩再出声说着。

    女孩再缓缓抬起了头,望着自己母亲,抿着嘴,眼底透着执拗。

    “它就是会动,还会陪我玩,就像是爸爸以前一样。”

    女人听着自己女儿的话,脸上只是勉强还挤着些笑容,

    来回抿了抿嘴,才再将手里拿着的勺子重新放回了碗里,

    “妈妈知道你喜欢布偶熊,不过现在宝贝要吃饭。宝贝先把布偶熊给妈妈,妈妈帮你拿着,等你吃完了饭,妈妈再把布偶熊还给你好不好?”

    女人说着话,便再站起来些身,朝着自己女儿怀里抱着的布偶熊伸出手去。

    女人抓住了布偶熊,

    女孩没放手,只是抬起些头,望着她母亲,将怀里的布偶熊紧紧抱着,不让她母亲将布偶熊拿走,

    “它就是会动,就是会陪我玩。”

    “妈妈都说了,布偶熊不会动,布偶熊不会动!”

    女孩再出声说着。

    女人情绪有些奔溃,不禁朝着小女孩大声吼着,眼眶有些发红,抓着布偶熊的手愈加有些用力,

    “刺啦……”

    一道布帛撕裂声响起,

    “妈妈都说了,它不会动,不会动!”

    女孩松开了手。

    女人将那布偶熊抓到了手里,布偶熊的脖子线缝处多了道口子,

    近乎撕心裂肺般,女人冲着自己女儿再吼了两声,

    将那布偶熊往旁边砸落了出去,砸落在了地上,

    从那布偶熊脖子撕裂开的口子里,扬出了些棉花絮,随着阵阵拂过来的清风被吹散,

    “看到了吗,它里面就是棉花,它就只是个棉花做得布偶娃娃!”

    女人红着眼眶大声吼着,不知道是对女孩还是对她自己。

    女孩没哭没闹,从那凳子上重新站起了身,只是站着,望着她母亲,再望着那被砸落在地上的布偶熊,一言不发。

    女人却似乎再也忍不住,积蓄着的情绪如同决堤般崩溃,

    眼眶愈红,眼底泪水涌出,

    两只手抓扯着自己的头发,低下头,缓缓往地上蹲下了身。

    蹲在地上,埋着头,蜷缩着身子,

    “……他就只是个棉花做的布偶娃娃……”

    声音减低,变成了呢喃声,

    红着的眼眶里,泪水啪嗒啪嗒往下,砸落在地上,蜷缩着的身子颤抖着。

    “唔唔……呜呜呜……”

    紧跟着,压抑着的哭声响起,

    似乎撕心裂肺,

    积蓄着的情绪终于止不住地宣泄出来,

    “呜呜呜……”

    ……

    女孩望着情绪崩溃,蹲下身的母亲,

    站着,再望着那被砸落在地上的布偶熊,

    只是静静望着。

    再挪开了脚,女孩朝着那布偶熊,一步步走了过去。

    布偶熊被砸落到了廉歌这桌,桌旁边的地面上,

    就紧挨着廉歌身侧,紧挨着桌脚。

    看了眼那似乎情绪有些奔溃,蜷缩着蹲下身,浑身颤抖着,喉咙里发出着些压抑着哭声的女人,

    再看了眼那只是静静望着那地上布偶熊,朝着这侧走过来的女孩,

    廉歌再转过了些视线,看向了地上那布偶熊,

    脖子上线缝撕裂开道口子的布偶熊,静静躺在地上,再沾了些泥灰。

    女孩走到了布偶熊跟前,低着头,望着那布偶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