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武侠小说 > 剑气满乾坤 > 第一百二十四章 焚琴煮鹤
    不管如何,如今总算是将那头魔物解决了,算是绝了后患。按照林有容当初的说法,魔族至少暂时不会再出现在天元界,那魔门自然也就不会刻意针对自己,至少不会再有前不久那样无休止的追杀。

    当然,除了魔族,还有妖族,不过相对来说,还是要轻松一些。

    因为安宁已经决定暂时不去桃源山,所以就打算跟李小白去一趟无涯书院,看看李小白总是挂在嘴边的那位先生,说不定真能解除自己心中疑惑。

    两人一路追杀那头魔物,一路往南追了数千里之遥,如今终于将魔物镇杀,自是要往西而行,穿过神珑帝国和数个小国,进入天璇帝国。

    路过一个名为宜春门的时候,刚好赶上了一场大雪,李小白心血来潮,说是这宜春门有种仙鹤,肉质酥嫩·爽口,实在是下酒难得的美味,还说早年间有位以琴入道的大能,就是在这宜春门得了一只仙鹤,愣是将琴烧了用以煮鹤,为了一顿美味,连大道都可以舍弃,可见这仙鹤之美味,是连神仙都经受不住诱惑的。

    李小白说得有板有眼,还说这件事在典籍上是可以查到的,称之为“焚琴煮鹤”。

    可怜安宁没有读过什么书,也就信以为真,将“焚琴煮鹤”当成了一种褒义,是弃大道而求美食的诠释。

    于是两人一合计,便决定去宜春门走一遭,看能不能偷摸着抓一只仙鹤下山,也学学那位大能来一次焚琴煮鹤。

    宜春门多是女修居多,同名字倒是相对应景,根据李小白的讲述,宜春门也属于千门,掌门是一位以琴入道的窥天镜强者,随身携带一把扶桑古琴,人送外号“痴琴真人”。

    只是这位痴琴真人痴迷音律,已经很久没有离开宗门了,就连千门大比的事情,都是交由门下弟子代理。

    安宁不由得想起那位有琴真人,也不知道今年她跟那位大师兄还打不打,一念及此,不免感慨时间过得真快,转眼竟又是三年了。

    这位痴琴真人一听说千门大比的魁首到访,还有无涯书院的弟子,顿时亲自出门迎接,安宁这才知道这位痴琴真人跟有琴真人比起来,还真相去甚远,这也是安宁第一次遇到老态龙钟的女修。

    按照常理,一般女人都注重容貌,证不证道都是其要,先得留住美貌,然后才会考虑其他,按照六师姐苏茹的说法,她们修行,本身最大的目的就是青春永驻。除此之外,她们在挑选灵宝的时候,趁不趁手,合不合适也不重要,首先得好看,然后就得好。什么叫好?反正越贵越好。

    所以安宁一直以为所有的女修都是漂漂亮亮的,无论多大年纪,就算几百上千岁了,看起了也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差不多。其实事实也是如此,这些年安宁见过不少女修,也都跟六师姐说的差不多。青阳宗一位上百岁的长老是如此,逍遥门那位怕是也有几百岁的五长老也是如此,魔门林有容,冉慧云是如此,就连那位青丘女帝也是如此……

    但眼前这样的,还真是的第一次见,所以安宁不免有些错愕。

    老真人似乎知道安宁心中的想法,笑着道:“本座除了音律,其它于我如浮云。”

    安宁尴尬笑道:“是晚辈唐突了。”

    老真人摆了摆手,说了一句安宁差点原地跌倒的言语:“安小友这次来我宜春门,难不成是想偷我宜春门的仙鹤?”

    安宁瞪大双眼,还好李小白急忙道:“老掌门说笑了,我二人正好要回无涯书院,凑巧路过,听闻老前辈音律无双,就像前来瞻仰瞻仰,看能不能从中感悟一些玄妙。”

    李小白看了安宁一眼,接着道:“不过安宁跟晚辈一起来,说不定真是打宜春门仙鹤的主意,所以老掌门还得多盯着他才是。”

    老真人笑着道:“保证你们离开之前,本座都不会让他离开本座的视线。”

    安宁一脸苦涩,心中却暗自欢喜。

    按照两人的计划,自己在凤鸣湖的作为想必这宜春门已经知道,所以安宁去偷仙鹤明显不现实,这宜春门肯定会让门中弟子密切监视自己,说不定掌门都会亲自出面盯着,所以偷仙鹤的事情就由李小白去做,而安宁则是负责偷老真人那把扶桑琴,一旦得手,便立刻逃之夭夭。

    现在看来,这琴能不能偷到不说,这仙鹤肯定是十拿九稳了。

    老真人很快将两人带入宜春门,跟两人相谈甚欢,不是夸赞安宁年少有为就是夸赞李小白人中龙凤,完全没有引狼入室的觉悟。

    当晚,宜春门陆续熄灯,因为下着大雪,所以外面很少有弟子修炼,于是李小白便偷偷摸摸前往后山,而安宁则是被那位老掌门盯得死死的,这么晚了还在跟安宁探讨音律,可怜安宁啥都不懂,好在溜须拍马的本事还算不错,勉强还能应付。

    终于在老真人不注意的时候,安宁从空间物中掏出一根木头,施了一道符文,用小狐狸传授的幻术将木头变成那把古琴,将真正的古琴收进空间物中,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起身道:“一路奔波,晚辈实在有些困倦了,就先告辞了。”

    老真人毫不怀疑,亲自将安宁送入房中。

    安宁进入屋子后,掏出一张符箓烧掉。按照两人之前的约定,每人身上都会留两道符,四道符相互联系,一旦一方得手,就燃掉一张符箓,另一人手中符箓也会烧掉。

    因为安宁被这位老真人盯着,所以就算得手也不好脱身,于是李小白会先等安宁得手,若是实在没机会,不管安宁有没有偷到那把古琴,只要烧掉符箓,就等于告诉李小白可以动手了,而李小白得手之后,要弄出一点动静,将那位老真人引过去,给安宁争取脱身的机会。

    两相配合,无懈可击,就算是窥天镜强者,也要被两个家伙弄得团团转。

    果然没多久,后山就发出了异动,那些仙鹤发出凄惨的嘶鸣,大半夜震翅而起,惊慌失措。

    然后老真人直接抱着那把已经被掉包的古琴就向着后山冲去,等到老真人身影消失,安宁立马逃窜。

    后山方向,灯火通明,却连鬼影都没有,老真人冷声道:“怎么回事?”

    一名弟子禀报道:“不清楚,好像是仙鹤受到了什么惊吓。该不会是那南宁来偷,惊扰了仙鹤?”

    老真人摇头道:“本座一直盯着,他哪有机会……”

    她眉头突然一皱,暗叫一声不好,光盯着安宁,却忘记李小白了。

    这想法一出现,她急忙道:“赶紧数数仙鹤少了几只?”

    一名负责看守仙鹤的弟子仓惶的跑过来,直接就跪了下去,惨然道:“弟子该死……”

    老真人眯着双眼,冷声问道:“少了几只?”

    这弟子回道:“一只。”

    老真人点了点头,命令道:“调集所有弟子,务必要将李小白追上,夺回仙鹤……马上拦住安宁,只要他还在宜春门,本座就不信这李小白能跑出多远……”

    一名弟子突然满脸错愕的开口道:“师尊,您……”

    老真人皱眉道:“怎么?”

    这弟子指了指老真人背后背着的长琴。老真人眉头一皱,将长琴拿到手中,气得身躯不停颤抖,这哪是什么扶桑古琴,明明就是一根烂木头,而且其上符文缓缓消散。

    老真人气急,直接将手中木头狠狠摔向地面,木头还没落地,便直接粉碎开来,瞬间化为飞灰。

    “安宁,李小白,本座与你二人不死不休!”

    老真人返回安宁的住处,哪里还有安宁的身影,早就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老真人气得脚步踉跄,几乎跌坐在地上。

    ……

    大山深处,安宁满头大汗的跑了过来,倒不是累的,而是紧张所至,压低声音喊道:“李小白……”

    风雪呼啸,李小白自一棵树冠上跳了下来,看了四周一眼,同样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样?”

    安宁拍了拍腰带:“手到擒来,你呢?”

    李小白拍了拍腰间的酒壶,笑着道:“马到成功。”

    安宁急忙道:“赶紧走,一会那帮娘们就该追来了。”

    李小白深以为然:“说的是,若是被追上,肯定就是天大的麻烦。”

    他皱眉道:“你怎么往南走?”

    安宁随口道:“她们现在肯定都向西追,我们往南走她们自然想不到,等她们追出去没看到我们,必然会让人往其他三个方向追,到时候我们再往西走,找个地方躲起来,焚琴煮鹤。”

    李小白一拍手掌:“妙哉!”

    正如安宁所料,当晚整个宜春门弟子都往西边追赶,追到第二天中午也没发现两人的踪迹,那位老掌门便下令让门中弟子往其他三个方向去追,而这个时候,在宜春门西南方向的一个山坳中,此刻一条小溪旁边正燃着一堆火,火上架着一口锅。

    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正用手中的剑劈砍那把古琴,然后扔到火中,一个背着桃木剑的男子则是站在大锅边上,正将一道道佐料倒进锅里,锅中正煮着一只仙鹤。

    焚琴煮鹤,名副其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