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武侠小说 > 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 > 第70章 武穆遗书
    沈元景答道:“他武功比之五绝,都还要差上一截。”言外之意,那就更加不及自己了。

    朱聪面露喜色,说道:“那太好了。我们几个,眼下遇到了一桩棘手的事情,还要请阁下相助一二。”柯镇恶冷哼一声,却也不阻止。

    江南七怪为人有些傲气,若非事关重大,定然不会轻易求人帮忙。沈元景点点头,随后一行人寻了处偏僻的位置,听他娓娓道来:

    “那日靖儿被黄姑娘‘掳走’,我们几个心急,便告别了丘道长他们,跟着你们追去。可沿着路一直追到了太湖边上,也没看到你们踪迹。”

    黄蓉心道:“那时候我和靖哥哥遇着了沈大哥,留在原地习武,你们追得到才怪。”心里得意,也不动声色,听朱聪继续说下去:

    “这时我们才怀疑是不是错过了,便要回转,忽然有江湖人物上船来殷勤接待,说是奉了归云庄少庄主之命,迎接我们。我们不明就里,还是跟了上来。

    等进到庄子里面,却见到有两伙人在对峙。一边是归云庄的人,另一边却是彭连虎几人。我们见过归云庄主陆乘风,稍一打听,原来是他儿子陆冠英领着太湖侠盗,劫了来访临安朝廷的金国钦使。

    这金国钦使正是杨康那个畜生,是以完颜洪烈这狗贼遣彭连虎、沙通天几个过来营救。正僵持着,归云庄里面却出了叛徒,有人偷偷放了杨康,逃到大厅。

    这边要退,那边却要拦。眼见着两边就要打起来,忽然进来了一个前辈,正是那威震南方武林的铁掌水上漂裘千仞。他上来露了几手功夫,吓住了陆庄主与我们,领着彭连虎他们从容退去。”

    他说道这里,脸上先出凝重神情,其余几人也是如此,想来那裘千仞的武功相当之高,让他们十分忌惮。

    郭靖尚在自责当中,听到此处,不禁问道:“二师父,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出了归云庄,暗里打探,得知杨康他们过来是在谋划一件大事,意图阻止朝廷联合蒙古出兵夹攻金国。”说到这里,朱聪忍不住看了郭靖一眼,道:“还有件事,你不要伤心,你那义弟托雷与师父哲别,都被完颜洪烈遣人杀了。”

    他听了一呆,重复道:“什么?”然后反应过来,结结巴巴道:“这怎么可能?”

    朱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们正往临安府赶去,忽而在半路听着前面一阵厮杀,上去一看,只见是一伙金兵,射了箭雨要杀一队蒙古人。我们来不及救,见这一阵箭雨射来,留下一地尸首。等我们赶过去帮忙驱散金兵,就只剩了两三个人。托雷与哲别,都死在箭雨之下。”

    郭靖脑子里面嗡嗡作响,黄蓉连忙过去,握住他的手,柔声安慰。江南七怪知他心里难受,都叹息一声。

    朱聪接着说道:“那活着的一位通译说,托雷此行目的,就是联宋攻金,可惜未能成行。”

    “当日是联金灭辽,如今又来联蒙攻金,哼。”沈元景说了一句,其他几人不解其意,他倒是读过不少书,也无可言对,只能说些其他:“后来我们设法,把事情传给了朝廷,也不知衮衮诸公,能有何见地?”

    两人沉默一阵,全金发咳嗽一声,道:“二哥,接着说啊。”

    朱聪才又说道:“那完颜洪烈杀了蒙古使者,却又盘桓临安不肯离去,我们猜测定然还有什么图谋。我等是想要探查,但自忖远不是那裘千仞的对手,难以成行。”

    说道这里,他目光灼灼的望着沈元景,道:“为了大宋的黎民百姓,这件事情,还望沈掌门能够出手相助。”

    黄蓉好容易安抚住郭靖,听到这里,心里暗想:“沈大哥伤势未复,定然不是裘千仞的对手。”于是脱口而出道:“不行!”

    众人有些奇怪,纷纷望过去,她这才发觉失言,有些急躁了,正待辩解,忽而想起什么,说道:“这等小事还要我师父出马作甚,我早就知道完颜洪烈的阴谋了。”

    “啊!”全金发叫出声,道:“小姑娘快说,他们在图谋什么?”

    “岳武穆的遗书!”不待其他人追问,她便将当日深入金国赵王府,在香雪厅中所听到之事一一道来。

    几人听得怒发冲冠,柯镇恶重重顿了一下铁杖,说道:“定然不能让这帮贼子得逞,若是给他得了去,我大宋百姓定要受他的大害。”

    他又冷哼一声,道:“靖儿,休要伤心了,如今大事在即,婆婆妈妈的,成什么模样。”

    说到这里,他又朝着沈元景一礼,道:“那裘千仞还要劳烦沈掌门应对。其余人就交给我等,纵然武功低微,死也不能让他们得逞。”

    沈元景虽不太看得上几人武功,但对他们侠义为怀的作风,也是钦佩的,当下说了声:“好。”又迎着黄蓉担忧眼神,点了点头。

    且不说他知道这个裘千仞是假冒的,就算真人过来,自忖顶多狼狈一些,也不至于有送命的危险。

    这时韩宝驹骂道:“都是宋人,这裘千仞怎地帮着金人,真是数典忘祖之辈。他铁掌帮一门上下,没一个好东西。”

    沈元景叹道:“可惜了上官剑南一世英名,传人却如此不堪。”

    朱聪奇道:“莫非上官剑南是铁掌帮的上代帮主?”黄蓉知他懂得许多江湖往事,也催促道:“师父给我们讲讲吧。”

    他点点头,道:“这人曾经是韩世忠手下将领,当年岳武穆遭害,韩世忠被削了兵权,他便解甲归田,做了铁掌帮的帮主。到了江湖,他仍旧心怀忠义,便整肃帮会,一意抗金。只是这等行径却换不得朝廷的嘉奖,反因畏惧金人而派兵围剿,他身受重伤,死在了铁掌峰上。”

    江南七怪首次听到这一节,面面相觑,心里想着,换成自己当如何自处。思来想去,最差也不过是躲在一边而已,若要帮着外人,真个做不出来。

    朱聪叹道:“无论如何,咱们总是大宋的人。”

    沈元景点点头,又面露厌恶神色,说道:“可不就是‘大送’么,送岁币,送土地,还送了两个皇帝与金人。”

    众人无言以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