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鉴宝无双 > 第488章 千钧一发,奇招险胜
    吴夺的“听力”在众人之中可算最佳,他看向门口的同时,大家还都没有什么反应。

    吴夺依稀听到了院外传来了有些奇怪的声音,好像是在地面上出现了什么情况。

    但却不是车辆的声音,也不是脚步声。

    好像是下雨的雨点落在沙子上的“沙沙”声,但感觉“摩擦力”更大一些。而且,现在并没有下雨。

    说话之间,吴夺便走向了门口。化肥则先他一步,跑出了门口。

    出了房门,院门外的声音更明显了一些;这时候,化肥已经又先到了院门口。

    吴夺紧接着也跑到了院门扣,夜色中拿起手电一照,结果,他看到了先前“偶遇”的那只青色巨蝎!

    而且,青色巨蝎的身后,还有很多蝎子蝎孙,大大小小、密密麻麻一片,有种“倾巢出动”的感觉。

    此时青色巨蝎距离院门口,已经只有十几米。

    化肥站在门口,好像有些烦躁,紧接着冲着打头的青色巨蝎发出了一声吼叫。

    但是,此时青色巨蝎却好似不像之前那样害怕化肥了,它看到化肥、听到吼叫,却连迟疑都没有,继续前行。

    化肥歪了歪头,忽然间一个转身,接着就回到了院门里头。

    吴夺一看,好家伙,关键时刻怎么怂了?

    来不及多想,吴夺立即也窜回了院子,用最快的速度把院门给关上了。

    这院门上有辅首,里面搭上门栓,外面是可以通过拧转辅首下的衔环打开的;但料想这青色巨蝎应该没这么么聪明,不会拧开门环。

    院墙呢,有两米半高,吴夺不太清楚蝎子能不能爬墙进来。

    吴夺关上院门之后,立即冲此时也来到院里的众人挥手,“先回房!”

    众人便回了正房,化肥是最后一个进来的。

    吴夺关上房门之后,背部顶上房门才说道:“蝎子!”

    “什么?”庞统稍稍愣了愣。庞统虽然听他们说起过青色巨蝎之事,但毕竟当时没有身临其境,所以一时反应慢了半拍。

    但是其他人的脸色却都变了。

    “青色巨蝎带头,身后跟着一片蝎子,冲着院子来了,院门我关上了,不知道能不能爬墙进来!”吴夺三言两语解释道。

    吴大志看了看化肥,“化肥它们也不怕了?”

    “化肥叫了一声,但是青色巨蝎毫不停步啊!化肥也当了逃兵!”吴夺说着,手在背后摸索了一番。房门和院门不同,没有门栓,外面是推开,里面是拉开,进出自由。

    此时,化肥仰头冲着吴夺叫了两声,好像在进行反驳。

    吴大志皱了皱眉,“化肥不是逃兵,蝎子伤不了它,但是却太多!只要不怕它,它也应付不过来!它这是提醒咱们赶紧躲进来。”

    “现在怎么办?”

    “你别顶着门,我先看看。”吴大志上前示意。

    吴夺从门前闪开,吴大志将房门开了一条缝,用手电冲着院墙上下照射了一番,并没有蝎子出现,看来是不能爬墙。

    不过,他们却也同时听到了“咔嚓咔嚓”的声响,像是蝎子们用钳子在“攻击”墙体。

    这房子的墙体结构是内有黑石,外涂黄泥;要是院墙也这样,那么蝎子肯定是无能为力的。

    但紧接着,院门上也传来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吴大志加快语速,“这些青蝎是因为冀州鼎影响地气产生的变异,其中最大的青色巨蝎应该是‘蝎王’!如今冀州鼎破土而出,它们肯定能感受到,这是被冀州鼎散发的气息吸引来的!”

    吴夺不由又想到了上次在茂岭山地下暗河、青州鼎的秘藏之处遇到的红色怪蛇。

    青州鼎散发阴木气息,木生火,怪蛇具有强烈的火性,所以是红色的。而冀州鼎散发阴水气息,水生木,巨蝎具有强烈的木性,所以是青色的。

    不管是红蛇还是青蝎,都比变异前要强横得多。

    而且,地下暗河的红色怪蛇只有一条,如今这青色巨蝎却还带了一大帮蝎子蝎孙!

    庞统立即又拿起了电话,“老爷子,我这就再打个电话,调集人手过来解决蝎患!”

    “来不及了!青蝎本身就是木性,“蝎王”体型又大,这木质院门撑不了多久!”

    话音未落,就听到院门发出一声脆响,一块门板上出现了裂缝!

    吴大志快步来到冀州鼎跟前,从鼎腹中拿出了那颗“小球”,接着说道:“赶紧先把箱子合上,减弱冀州鼎外散的气息!”

    这颗“小球”,有乒乓球大小,通体黑色,看起来不像是石性,倒是有一种类似金属的光泽。

    吴夺和葛亮动作最快,三下五除二将木箱四面竖起合上,又扣紧了盖子。

    “这好像是陨铁制成!”吴大志看着黑色小球略略沉吟,继而咬了咬牙,“好在这里原有一个五行阵法!就看它行不行了!”

    接着,吴大志打开了房门,“快,咱们不能守着冀州鼎!先到厢房里去!”

    话音未落,门板上的裂纹“咔嚓”一声裂成了一道大口子,一只青色的巨钳,接着便从裂口中插了进来。

    吴大志疾步而出,拿着黑色小球冲到了院子中央的“火池”前。

    又是一声“咔嚓”,门栓断了!

    院门就此被青色巨蝎推开,它一蝎当先直冲过来,身旁登时涌入了很多小蝎子。

    出了正房的众人此时还在门口附近,现在跑进厢房好像还不如退守,因为冲向厢房的距离和蝎子们已经差不多了。

    “爷爷!”吴夺高喊一声,率先冲向吴大志进行接应。

    “莫慌!”吴大志迅速弯腰伸手,将手中的黑色小球按在了“火池”中央位置的朱砂之上。

    恰在此时,乌云褪去,明月乍现,院里的能见度一下子高了很多。

    吴大志直起身子,刚后撤一步,青色巨蝎就已经爬到了“火池”的对面,它的两侧,则是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蝎子。

    吴夺看得头皮发麻,吴大志却继续后撤到了吴夺身边,同时向吴夺身后的也准备接应的众人摆摆手,“没事儿,你们先进房!”

    吴夺就势拉住吴大志的胳膊,“您还想一个人留在外面不成?!”

    大家一起后撤,到了正房门口。

    “你们看!”梅小梅突然指着青色巨蝎喊道。

    众人就此一看,只见那青色巨蝎好似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盯着“火池”中的那颗黑色小球一动不动了。

    “火池”中的黑色小球仿佛深深吸引了它。

    吴大志见状,不由松了一口气,自己也稳稳站住,又看了看青色巨蝎周围。

    此时,青色巨蝎的周围,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蝎子。不过,它们也青色巨蝎一样,并没有继续冲过来,而是就此停在了“火池”周围,似乎都对“火池”中的黑色小球着了魔。

    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青色巨蝎突然动了!两只巨钳相互摩擦,身子来回晃动。

    而其他大大小小的蝎子们也蠢蠢欲动起来,但是它们的距离黑色小球却都不如青色巨蝎近,它们好像也不敢越线。

    青色巨蝎在做了一番“准备动作”之后,身子一弓一弹,就跃入了火池,落在了朱砂之上。

    接着它用两只大钳子护在黑色小球两侧,随后张开了嘴,一下子“含”住了黑色小球,仿佛想要吞下。

    嗤······嗤······

    “火池”之中,此时传出了类似火苗初着的声音。

    青色巨蝎的身体不由颤动了几下,如同遭受了炙烤,黑色小球复又掉落在了它的嘴边。

    腾!

    紧接着,火池之中,朱砂之上,竟真的腾起了火苗!

    火苗乍现之后,旋即骤然暴起,眨眼之间竟将青色巨蝎团团包裹!

    但是,那个黑色小球的吸引力之大,竟然大到了让青色巨蝎烈火焚身若等闲,它在火焰之中挣扎着还在觊觎那颗黑小球。

    呼!呼!呼!

    青色巨蝎仿佛为火势添加了高能燃料一般,“火池”中的火势继而冲起了至少三米高!

    熊熊火光将整个院子都给照亮了。

    而火势加剧的同时,威力也仿佛骤增,青色巨蝎的身上冒出了青烟之后,片刻之间居然已经化作灰烬!

    众人站在房门前,都看呆了,好似都忘了回房的事儿。

    青色巨蝎灰飞烟灭之后,火势立减。

    之前因为青色巨蝎在“火池”之中,其他的蝎子们好像不敢和它争抢黑色小球;青色巨蝎化作灰烬之后,这些蝎子中个头儿较大的,却又开始纷纷冲进火池,争抢黑色小球。

    虽有青色巨蝎的前车之鉴,但是它们依旧浑然不惧烈火焚身。

    青蝎扑火,火势又盛。

    大蝎子化成灰,小蝎子继续。

    前仆后继。

    直到所有的蝎子在火池之中都化作了灰烬。

    火势又开始减小了,越来越小,到最后,火苗也没了。

    众人长出了一口气。

    “这个五行阵法,最后还救了我们一次。”吴大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木生火?”吴夺脱口而出。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吴大志。

    吴大志先点了一支烟抽了几口,才缓缓解释道:

    “青蝎是因为冀州鼎导致的阴水地气而变异,水生木,它们本身具有强烈的木性,而火池之中的朱砂乃是火性。

    火池中的朱砂火性,在破阵之后,出现了沉寂状态。但是,依然可以再次催发!青色巨蝎的‘投入’,强烈的木性就此催发了火性,迸发出了明火。

    但并不是什么样的木性,都能催发火池的火性。因为青色巨蝎的木性,根源上是从冀州鼎而来,冀州鼎又处在五行阵法之中,所以才能产生这样的效果。”

    吴夺点点头,“爷爷,您把黑色小球放入火池,原来是‘请蝎入瓮’啊!”

    吴大志也点点头,又继续解释道:

    “对。黑色小球应该是陨铁制成,材质和冀州鼎材质本身一样具备金性;两千多年来,黑色小球一直在冀州鼎的鼎腹中,足以完全浸染冀州鼎的气息。

    黑色小球对于青色巨蝎来说,具有莫大的吸引力,等同于冀州鼎。

    再者,黑色小球是金性,青蝎是木性,金克木;但死物对于活物来说,并不能真正克制,反而会引发强烈的敌意,就像那枚被夹碎的猪首铜璜。同时,天外陨铁的金性很特殊,让木性青蝎产生的敌意,与一般金属还不一样,会有强烈的刺激,引发深深的好奇。

    莫大的吸引力、强烈的刺激、深深的好奇集于一身,导致了青蝎恋恋不舍、欲罢不能、至死不弃。

    而且,我让你们赶紧合上冀州鼎的木箱,也是为了减弱冀州鼎的散发的气息,尽量不要‘分散’这些青蝎的‘注意力’······”

    听吴大志说完,庞统不由慨叹,“真真是千钧一发啊!”

    确实,青蝎能破门破窗,打电话召唤援兵,等他们赶过来,怕是来不及了。

    这不是仅有一只青色巨蝎而已,还有大量的蝎子蝎孙。

    在冀州鼎的“感召”下,它们可能死都不怕,肯定也不会怕化肥了;化肥面对这么多蝎子,自保尚可,但是想保护每一个人,那是不可能的。

    吴大志这一手,真真是在千钧一发之际的奇招,虽然有点儿冒险,但终究是险中求胜。

    陨铁黑色小球安然无恙,冷却之后,吴大志从朱砂之上的灰烬中取出,冲洗干净之后,装起收好。

    每取一鼎,“小球”可得妥善保管,最后的青州鼎,还须得用总共八球破除机关。

    在等待运送车辆前来的过程中,众人又“以公谋私”,欣赏了一番冀州鼎。

    ······

    冀州鼎被运走了,现场的善后工作庞统也安排好了,行动小组凯旋。

    回到涸海镇的小院,天已大亮。

    吃过早餐之后,庞统让大家先行休息,其他工作安排,睡起来再说。

    大家确实都很累,这算是折腾了一天一夜。但是却都不容易入睡,因为虽然累,却取出了冀州鼎!

    而且取鼎之后,又猝不及防面临毒蝎“群殴”,这种心理刺激实在太大了。

    吴夺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

    出来之后,吴夺却看到权浩然正要上车。

    “权叔,您这是要去哪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