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Can't connect to MySQL server on 'localhost' (10061) in D:\wwwroot\C2\rdshu\web\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Warning: mysql_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D:\wwwroot\C2\rdshu\web\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47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宇的解释,善恶有报系统 - 热度书院
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善恶有报系统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宇的解释

第三百三十三章 宇的解释

 热门推荐:
    洛痕看到那些人居然也过不来,顿时是直接无语地停在了原地,原本还想着他们等等跑过来,自己要怎么解决,结果现在看来貌似不需要……这些家伙把自己的前路也给断了!

    在一阵沉默之后,洛痕直接退回了白狄等人身边,而白狄等人也是知道洛痕要干什么,也是带着一丝好笑的看着莫子,而莫子被两边的人都鄙视地看着,顿时也挂不住了,连忙道:“看什么,就是失误而已!”

    洛痕和白狄对着莫子耸了耸肩,直接道:“哦!然后呢?”

    顿时莫子就沉默了下来,然后……然后能怎么办,要是放在以前洛痕倒是能飞过去,可自从翅膀被教皇给撕下来之后,九重妖的恢复力居然没能将骨刺翅膀复原,搞得洛痕现在只要一展开翅膀,就只能看到一办的骨刺翅膀半耷拉在身边,没有丝毫的活力,更不可能飞起来顿时双方都陷入了僵局,不过和莫子等人不同,洛痕等人可是才从苗寨里出来的,除了被炸毁的车子之外,其他的车上也是有着很多的物资的,根本不存在被饿死的可能性,不过莫家人可就不一样了,原本还等着洛痕等人忍不住往自己这边走的莫子等人,突然发现洛痕等人居然从后面的车里拿出了食物,随既开始了大快朵颐,本来还不算饿的莫家人突然就感觉肚子里空荡荡的,而洛痕等人则是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聊了起来,当然,其他人聊的是些无聊的八卦,可洛痕可就不一样了,看着嘴巴都快撅到天上的薛莹,洛痕只能道:“事情是这样的,洛滴……”洛痕马不停蹄地将帮杜文赛车的事全部告诉了薛莹,在听到洛痕地解释之后,薛莹的脸色才微微好转了起来。看到薛莹的脸色不再是冷冰冰的,洛痕这才松了口气,随既和其他人攀谈了起来,当然第一个上来找洛痕麻烦的自然就是洛痕地大舅子,也就是薛宁了,由于失去了后面和洛痕相识的记忆,薛宁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妹夫充满了兴趣,这几天的问洛痕地问题都快把洛痕搞疯了。

    而此时,薛宁也是问出了自己的问题:“你是怎么和我妹妹认识的?”

    顿时所有人都是凑了过来,就连和洛痕相识了很久的白狄也是凑了过来,一脸好奇地看着洛痕,洛痕看着眼前一堆好奇的眼光,也是嘴角抽搐了几下,随既想了一下道:“我们之间……貌似是我有事找她帮忙好像!”

    薛莹翻了翻白眼道:“得了吧,你找我帮忙还不是为了让我的家族支持你对付慕容家吗?”

    “对付慕容家?慕容家怎么了??”薛宁本来听的津津有味,突然从他们嘴里知道慕容家,顿时皱了皱眉,他对慕容家的印象还保持在慕容家是京城最大的表面家族之一,而在听到洛痕一个人联合了其他人将庞大的慕容家族给一个个磨灭,甚至最后将其直接直接灭族的消息,更是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着洛痕,洛痕耸了耸肩,有系统的帮助,要是连慕容家都搞不定,那他才是真的废物了!

    而关于他和薛莹之间的相识嘛,也在两人一边斗嘴一边讲述的时间中被全部挖了出来,尤其是听到洛痕和薛莹在一起还是薛莹先表的白,顿时所有人都是一个鄙视的眼神看着洛痕,洛痕眼角抽搐了几下,这也能怪自己?当时的情况确实不是自己能够搞得定的啊!不过显然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依旧眯起眼睛看着洛痕,丝毫不相信洛痕地狡辩,洛痕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顿时也说不出话,毕竟当时确实不是自己先表白的,而且畏首畏尾也是自己。

    而在不远处,莫家人看到洛痕等人居然还聊了起来,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能不能尊重一下自己,现在不是他们在对付洛痕等人吗,怎么搞的好像是他们在等洛痕他们狂欢一样,不过现在确实不是他们占主导权,至少目前两边都僵持的情况下,自己要和洛痕等人动手基本上也是痴人说梦,而看着洛痕他们玩地忘乎所以,他身后的莫家人也是极度无语地看着莫子,显然莫子搞出来的事就连自己人也不想吐槽了,最终还是一个年纪稍微年长的人低声对着莫子道:“要不然,我们把他们放过来吧,与其让他们和我们僵持下来,还不如放他们过去,只要一离开这里,我们立刻就能收拾他们!”莫子听到他的话,也是思考了一下,随既点头。

    而洛痕等人虽然聊得开心,可也都是留心看着莫子等人,看到莫子等人居然撤退了,顿时也是停止了闲聊,洛痕低声道:“这些家伙还不算傻!”

    白狄也是点点头道:“不过他们的实力不高,我们过去也浪费不了多少时间,不过,这些车……怎么办?”

    洛痕耸了耸肩,随既一挥手,便将几辆车全部丢进了空间基地,看到车子突然消失,众人都是一愣,当然除了知道洛痕又空间的薛莹以外,而其他人虽然有些惊讶,可也没有特别奇怪,毕竟凭空传出来一个人他们都见过了,把东西变不见也不是什么大事,随既,众人便迅速地通过了地雷区,而洛痕也是在通过之后,直接一拳打在了地面之上,顿时震动直接引发了地雷爆炸,随着火光一闪,无数地雷直接爆炸,将道路上直接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随既众人才转身离去,这里是去苗寨的必经之路,要是直接就走了,留下这些地雷,无疑会对后面通过的车子造成生命危险。

    而众人刚刚躲过地雷不久,便停下了脚步,至于原因嘛,不用说也知道,自然是莫家人挡住了去路,看着眼前这群跳梁小丑,洛痕微微笑了笑,而莫家人不知道洛痕的实力,自然也就没把洛痕放在眼里,看到洛痕等人真的通过了地雷,自然是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而洛痕等人则是耸了耸肩,随既便是一阵拳打脚踢,看着躺在地上的一堆人,洛痕翻了翻白眼,而这莫子则是被直接吓蒙了,洛痕看着莫子,皱了皱眉,道:“谁告诉你,你的人能够和我打的?”

    莫子脑子里轰然一响,感受到那股凌厉的杀意,双双打了一个冷战,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洛痕看着快要吓死的莫子,顿时翻了翻白眼,随既便直接转身离开,没有继续理会这群人,现在他更想知道宇的打算,对于莫家是真的没什么兴趣!

    而经过一天的行动,洛痕等人也是好不容易回到了京城,而薛莹带着薛宁直接就回了薛家,而洛痕则是马不停蹄的冲到了神组基地,而此时宇也正坐在办公室里,等待着洛痕,看到洛痕来了,宇道:“你倒是来的很快!”

    “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洛痕直截了当地询问道,而宇也是点点头道:“这个给你!”

    洛痕接过宇丢过来的东西,顿时皱起了眉头道:“神组资格证?你什么意思?”

    “进入神组唯一的办法就是击败神组的成员,这是之前就告诉过你的,虽然慕容逆不是你亲手杀死的,可也算是间接死在了你的手里,所以,你有资格进入神组!”宇语气很冷漠地道,洛痕听到宇的话,也是不客气地将其收了起来,随既道:“所以你为什么要拍慕容逆来保护药老,还有,慕容逆的死你早就知道了对吧!”

    宇微微点头道:“差不多,实际上派他过去其实就是希望他败在,或者死在你的手里,虽然过程有些意外,但你确实完成了我要的效果!”

    “什么?为什么?”洛痕听到洛痕如此淡漠地将杀死慕容逆的计划说出,顿时不可思议地看着宇,宇微微摇头,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洛痕皱了皱眉,接过文件,顿时皱了皱眉,宇低声解释道:“慕容家的没落,慕容逆不可能不知道,自然也不可能像表面上那么的平静,虽然我很想装作看不见,可他的身份太高,一旦为了家族丧失了最基本的道德观念,最终触及底线的话,那么会有多大的后果,应该不用我来说吧!”

    洛痕顿时沉默了下来,看着宇道:“所以你就设计让他死在我手里?”

    “还是那句话,带着荣耀死去,总比带着罪名被审判要好,而且他的身份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不易了,慕容家干的好事每一桩每一件几乎都是因为他才被上面放过的,要不是他的实力,恐怕早就被连累被抓了!”宇很平淡地说出了自己的话,显然在宇的眼里,慕容逆的死并不是什么大事,洛痕沉默了一下,才道:“所以如果有一天其他神组的人也做了同样的事,你也会出手吗?”

    “不一定!就像你父亲如果做了,我也许会选择无视!”宇看了看洛痕,直接道。

    洛痕皱了皱眉,道:“为什么?”

    “因为他活着,比他死了有用得多!”宇很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随既便对着洛痕一挥手道:“原因告诉你了,你可以走了,神组的任务交接过后我会让你父亲带给你,其他的,你现在还没资格知道!”说完便不再理会洛痕,洛痕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出什么,资格?到底要什么资格,每个人只要一说到神组的事,就来一句没资格,神组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到底有多少的秘密?显然这些我问题不是现在的洛痕能够了解的!

    沉默了很久之后,洛痕才转身离开,而就在洛痕离开后不久,宇抬头看了看办公室的们,摇了摇头,随既突然吐出一口血,然后咳嗽了几声……

    洛痕离开神组基地之后,一路和罗刚等人打了招呼之后,带着一丝疑惑走到了薛家,薛家团聚本来自己应该不要去掺和的,可薛宁非说什么要和父亲确定清楚和薛莹的关系,洛痕也必须到场,搞得洛痕有些懵逼,但又很无可奈何!

    可来到薛家之后,洛痕才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那就是薛家的几人之外,还有几个洛痕很熟悉的人在薛家坐着,还一脸欣喜地看着洛痕,顿时搞得洛痕有些莫名其妙,至于那些人是谁嘛,当然是洛家的几人,还有洛痕原本应该在g市的养母,看着这一帮子人站在一起,洛痕顿时感觉接下来的事不会太好!果不其然,众人聚集在一起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商量洛痕和薛莹的婚事,而且是在完全不问洛痕和薛莹的意见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