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度书院 > 都市小说 > 我真不是法爷 > 第122章 恶魔仪式,游重锋之死
    “神圣复仇者”在激发八大美德后,剑身的魔力强度当即从第二层飙升到第五层,单车变摩托,足以对当世的神秘生物造成剧烈杀伤。

    那些能够抵御神兵利器、能够自动愈合伤害的天然护甲,遇到这它都得黯然失色。

    游重锋无论从哪个角度,都想不明白。

    对面这个才看着冷静沉着的男子,居然会悍起而杀人!

    他明明还没有激发仪式?

    对方大不了拒绝和自己妹妹交合就是,为什么要杀自己?

    他的人生啊?

    想到这点的游重锋急剧地朝后方退去。

    他已经认出那锋芒毕露的剑尖,绝对是一柄难以匹敌的魔法神兵!

    “我明明没有要你——”游重锋嘴里忍不住怒吼着解释道。

    更让他心痛,全身抽搐得无以复加的是,后方仪式里源源不断传来的力量居然中断了?

    自己强大的体魄、敏锐的思维、超卓的记忆力,都去哪里呢?

    砸下重金才顺利引导到这一步的仪式法阵?

    是区区一句“高等解除魔法”就能消弭的?

    那他也会大喊“时间停止”啊!

    此刻的林奇杀意毕露,厉气凝练。

    剑锋所至,皆是杀机。

    爆发的加速效果,驱动他的全身进入全力冲刺的极致境界。

    甚至他怀疑,但凡国字号的运动员加持上加速后,破任何地球田径赛事的世界纪录,都不再是问题。

    终于,呼吸的毫厘之间。

    长剑穿心。

    游重锋被死死地钉在了墙面之上,身后教室墙壁碎裂开来,压根挡不住这柄神兵的切割之力。

    “我明明,是送给你享受的女人?”游重锋不断地咳血说道。

    “而且你杀了我,不怕学院发现?”

    他有些害怕了,泪眼蒙眬。

    怎么为了力量走到这一步的自己,现在身体的力量,却反而一点点地流逝。

    “你还在装作无知么?”

    林奇说着,内心却是对曾经枉死者的悲悯。

    “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使用的这个邪恶仪式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仪式的后果。”

    “接下来的半年里,你妹妹的肚子将会怀孕,但里面的婴儿天生就是恶魔等邪灵的天然宿主。”

    游重锋瞪大了眼睛,惊诧莫名,“你,你怎么会知道?”

    呵呵。

    林奇内心撇嘴。

    当有人能够把一本每个仪式都只有单薄一页的《禁忌仪式大全》都看完时,在记忆宫殿的辅助下,随便检索点关联记忆出来,他也会成为这方面的专家的,尤其有些仪式他都觉得可以当小黄文看了。

    这是知识维度上的差距。

    林奇继续恫吓,“你的肩膀上,还趴着四具残魂的躯体,她们就是你这仪式曾经的牺牲品吧。”

    正如泰国恐怖片《鬼影》,被残忍杀死的女鬼永远地骑在行凶者的脖子上,让他感受到肩膀酸痛。

    游重锋终于有一丝色变,嘴角发颤。

    实际上林奇也只能隐隐看到四股怨念极强的灵魂轮廓,若隐若现。只是它们灵魂强度不够,否则早已经形成幽灵、怨灵等不死生物。

    后方邪恶魔法阵的篝火已经熄灭,炭火发出滋滋声响。

    “那你也不该杀我!”

    感受到濒死的游重锋发出最后的哀嚎。

    他已经感到肺部失去了蠕动的能力,不再能够

    胸腔像是被充气的气球占满,不断鼓起焦灼感。

    “把你这件事上报给学院,阁下的家族介入。你妹妹基于家族压力原谅你,接着你被处以退学处分,最终事件告一段落?”

    林奇发出嘲讽的笑声。

    游重锋很想点头,这就是他所构想的思路,再不济就回去罢了。

    仪式成功的滋味太过美妙,上一次便帮助他轻松得到中区名额。

    他们游家也算小有名气的法师家族,周边的学徒一个个前往中区,那种内心的煎熬感,让他无数次午夜惊醒,全身湿透。

    他仿佛从那些家族里学徒出身,一辈子碌碌无为的蠹虫身上,看到自己未来。

    这一次,只要他奉上的是自己妹妹这个更为优质的祭品,必然能借此一步成为法师的。

    不赌,学徒路上平庸一生。

    赌了,便是法师之尊。

    游重锋仰天长问,谁能够克制这种诱惑!

    他没错。

    然而,林奇却是用力转动长剑,将游重锋的心脏正式绞碎。

    “可惜,这是你的剧本。”

    “不是我的剧本。”

    长剑的魔法辉光愈加炽热灼目,刺破的伤口在魔法剑的作用下,断绝了游重锋的保命手段。

    将他的生机蚕食到最后一丝。

    “还有,你这个仪式明明是乞求恶魔奖励,附身侵犯的仪式,可别口口声声说得这么好听让我享受。真是恶魔享受了,黑锅我来背?”

    林奇嘲弄。

    “我,我的家人会为我报仇的。”游重锋哽咽着最后的气息,气若浮丝的他双眸视线模糊,双耳开始轰鸣。

    “你永远想不到魔法的手段,能够多么可怕,它可以知晓一切真相。”

    然而,回光返照的游重锋却看不到林奇露出一丝半点恐慌色彩。

    “是什么让你有那种幻觉?你还能复活?还能说话?”

    “你们个个这么跳,那同是暗黑棺木的死党骆启,怎么不复活呢?”

    瞬间,抓着内心深处最后一根浮木的游重锋陷入无边恐慌。

    他已经反应过来,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个男人的掌握里。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可以让我妹妹给你当奴隶,当小妾,你看她的大长腿,是天然的炮架……”

    “呸!”

    林奇拔剑抽出。

    “你这生命力真的堪比小强了。”他忍不住摇摇头,“也不知道是不是有维生戒指什么。”

    “但,也就这样了。”

    “高等解除魔法!”

    瞬间,神圣复仇者八大碎星钻石再次焕发光芒,秘法之力如群星升起,照耀得整个昏红的教室,亮如白昼。

    湮灭奥法、消弭魔力,终止世界一切法术运转的“终焉”之力,扫荡过游重锋的身躯。

    压制住了他身上续命的“魔法物品”!

    正式抹杀!

    一具周身空洞,仿佛被虫蛀食多次的灵魂爬起,脚下还拽着四个薄弱得难以洞察的灵魂影子。

    也就这些曾经死在仪式的死者,才能够继续依附,至于其他死在游重锋手里的人,早就沉睡在黄土堆中。

    “和恶魔交易的仪式,早就让你的灵魂千仓百孔,你又哪来的资本晋升呢?”

    林奇感慨罢,继续一剑刺出,正中灵魂。

    “魔法伎俩。”

    下一刻游重锋身后慢慢凝结出水汽,随即这些魔法伎俩塑造的雾气,慢慢化作神秘的魔符文字。

    它们仿佛双鱼般循环无尽地游动着,最终繁衍成一张千丝细网。

    每一经纬,都带着灵魂吞噬之力——

    灵魂转移仪式。

    记忆宫殿为基,魔符仪式为础,神圣复仇者为渠。

    游重锋的灵魂躯体瞬间被记忆宫殿无比恐怖的惊天吸力所吞噬,丝毫不剩地成为宫殿最为坚实的基础。

    原本已经沉降多时的殿宇,再度朝天问阙,隆隆升起。

    林奇无限感慨。

    原本稀稀散散的灵魂仪式,在记忆宫殿和神圣复仇者的双加持下,形成完美的共振。

    一具人类灵魂的提升,直接将之前的损耗填满,同时还再拓高许多。

    林奇紧紧握着不断给自己传来热量的神剑。

    难不成?

    这就是替人复仇,所能得到的报酬?

    天道循环下的至理?

    只有复仇,甚至为别人复仇,才是他最快的成长捷径?

    忽然。

    时光龙守护灵传来惊悸的危机感,林奇戛然转头。

    游思蕊忽然受到虚空之力托起,而她刚刚所躺的地方,冒出一股硫磺味的轻烟。

    虚浮的雾气渐渐凝实,形成一个充满恶意的恶魔头颅,它头顶山羊黑色尖角,面部长满深红色的鳞片,孔窍冒腾火焰仿佛岩浆将漫出,尖锐的獠牙架在嘴角。

    “怎么又是你?”

    “骆启那次你便宜还没占够?”